沉香屑

寻一只绿锈斑斓的铜香炉
燃一支红尘缭绕的沉香炷
喜怒哀乐沉浮 且允慢讲一出

梦里梦到一个人

细腻如斯。

不系之舟:

刚踏上火车,我就后悔了。我怎么这么冒冒失失地就去见他了呢?


是的,去见他。在古代就是翻越雪后的大山,我和我的脚印作着伴,连鸟叫声都不想听见,只不过是怕,怕遗漏了哪怕一点点自己微妙的心情。


火车踢踏踢踏地走,穿过黑漆漆的隧道,忍不住心脏就膨胀成一个绵软的气球,随随便便冒出的琐碎记忆像是奇怪的手,轻易地将心情捏出各种颜色。粉红色,是那些你对我不经意地关心吧;黑色,是我看到你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,比我高,比我白,比我漂亮,比我温柔;蓝色,是我向你诉说过各种烦心事之后心里的敞亮;紫色,是我对你不屑一顾的假装。那么黄色呢,绿色呢,红色呢?剩下的那些颜色呢?好像,突然就忘掉了。


突然就有了亮光,好像有什么被丢在了身后的隧道里。是什么?我看着脚上的鞋子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好漂亮的鞋子,鲜艳的黄色,上面猫着一些暗暗的花,鞋面的前半部分多了一层薄薄的纱,轻盈的好像藏着的都是我欲说还休的隐秘心事。是有一点点跟的鞋子,只因为是你送的,多出来的那一点高度我也不觉得讨厌了,虽然还穿不习惯。鞋底有可爱的纹路,好像可以走到我的脚心,然后走进我的心里,然后,它会悄悄把一切我心底的秘密讲给谁来听呢?是你吗?


然后又进入黑漆漆的隧道,突然就开始觉得懊恼。刚才,刚才,窗外天空很蓝,白云又白又懒,我却也跟着懒起来,竟然忘了看看自己心情的颜色。哼,为什么没有一只可爱的小鸟飞来,提醒我,提醒我。懊恼的太厉害,头就会变得很痛。原来,我连自己都不懂的好好照顾,真傻啊。你会不会像我一样?有很多一直想要去做却没有做的事情?会不会像我一样,常常在挂了电话之后觉得有什么话又忘记说了?会不会像我一样,想很多的未来,很多的未来,想的差点就把自己丢在了某个地方?


天黑了,火车在某个地方停下来,一个很小的站。看向窗外,黑黑的海洋里泛着几点昏黄的光,看的久了,好像有眼泪想要淌下来。我看见火车玻璃上自己眼中莹莹的泪光,赶紧耸了下鼻子,想要把眼泪逼退回去。为什么要哭呢?我不是正坐在去看你的火车上吗?为什么要哭呢?我想起一场雨,和你没有一点点关系的雨。只有我一个人,只有我一个人。我在你宿舍的窗下走来走去,也并不曾等到你。或许,当时的我,根本就没有在等你。那,我现在想起为什么要哭呢?那场雨中的那年的我,有没有在雨伞下面偷偷流了泪?


很饿了,我给自己泡了一碗酸菜面。眼镜片被热气刷的模糊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你爱吃的泡面是什么味道,也不知道你是喜欢吃米饭呢还是面条,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。那么多的不知道里面,有些很想要知道,却无从知道,有些不想知道,一点都不想。好吧,有一点想。额,嗯,额,还是不要知道好了。把面一口一口吃掉,能吃掉那些摇摆不定的心情吗?如果把面汤也统统喝掉呢?在看见碗里的时候,能不能听到哪怕一点点青春的回响?真的,一点点就好。


只是,为什么要这么胆小?


好啦,不要懊恼,开心点啊,现在我不就勇敢地坐着火车要去看他嘛。还有哦,脚上美美的美美的鞋子。


是谁说过——


梦里梦到一个人。


醒来。


就去看他。


只是,好像忘了他的名字,那么醒来的我要坐上哪一趟列车呢?笑容还挂在脸上,心里却更加懊恼了。

评论
热度(18)
  1. 寻水的鱼不系之舟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沉香屑不系之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细腻如斯。

© 沉香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