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香屑

寻一只绿锈斑斓的铜香炉
燃一支红尘缭绕的沉香炷
喜怒哀乐沉浮 且允慢讲一出

霜漆木叶

 冬夜冷极,你暖了暖我冰如雹子的手。血液因为快速汲取了温度而流动得略为流畅,十余秒,很奏效。
 那种感觉像家人。
 其实我们有很多不同,却总会把彼此当成倾诉的出口。在不断的磨合中,也发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。
 一日三省吾身。这是保持理性最主动有效的做法。
 遇见各种人,发现最贴近的,和自己的差别其实也往往是最本质的。也许是因为了解了太多,而世上刚好又不存在两片相同的叶子。
 我们到底是什么叶子,这还是个谜。
 也许只有落地的过程里,才能看见不断输送营养的树皮到底是什么纹理,才能看见曾经栖息的树枝到底有多弯曲,才能看见周遭的其他树叶的形状与脉络。
 当我们终将这一切看待清明的时候,恰好归根尘泥。

评论

© 沉香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