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香屑

寻一只绿锈斑斓的铜香炉
燃一支红尘缭绕的沉香炷
喜怒哀乐沉浮 且允慢讲一出

太华山小记

文/白蘇子

        以往在武侠小说里读到华山相关的故事,只觉浪漫又飘逸。许多武功绝学在此修成,防不及还有神仙眷侣,剑拔弩张之间是形意结合、心神结合。地势越高越接近日月精华,在没有现代便捷的交通与传讯时,鸿雁传书是多么不可思议,翻山越岭有多么气壮山河。甚至无法想象人们怎样联络、找寻、聚首,这些想不明了的事,索性让它随着寒冽干渴的风吹到巨大的山崖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脚雾蒙蒙,给冬日更添一份肃杀,几乎不是以往想象的浪漫。盘山路上导游不时介绍着某条道路的历史故事,一路挺进的军队,洒过热血的泥泞,可是一将功成万骨枯,始终对历史故事分辨不清,也没有兴趣记下,一路上只顾上看陡峭的山崖。

        选择缆车代步,少了拾级而上的乐趣,多了航拍视角的体验。不知道是否因冬季的缘故,树木一律是深褐色,这一簇那一簇地聚集生长,再加上大风中蜷缩盘结的枝干,更显厚重与沧桑。缆车一段段升降,离地面越来越远,奇怪的是丝毫没有恐惧感,心里澎湃万分。第一次真正认识到“悬崖绝壁”是何种概念。这里的山不是绵延起伏,不是蓊蓊郁郁;而是拔地而起、棱角分明。大块的崖石构成竖直的线条,层叠排开,缓缓向山中行进时,颇有屏风一层层推开的动感。在这一扇扇巨大天然屏风上,绣着让人惊异无比的奇观:棕黄墨绿的植被从石缝间迸发而出,天风四起也岿然不动,生命的坚毅顽强大概在此处得到诠释;偶有旧时房屋建在绝壁之上,背靠着更高的绝壁,也不知什么朝代什么人会在这种险境里求生。俯瞰冰冻的山涧,发现一个个石阶从山脚填到山峰,间隔一致,一直延续到视线之极,也不知古时造访此地的有多少险阻与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山的山路陡峭狭长,西峰南崖是一条著名的险道,三百多米的山脊向前延伸,远看像有青龙蜷卧其上,岩石自然形成的纹理正是龙背上的经脉。四周的险峰无声叩首,踏在遒劲有形的山脉上,干冷的风不停地从四面八方吹来,不得不对脚下警惕又警惕。似乎如果有一点点不留神、一点点不虔诚,山中的神龙仙兽就要将你拉入谷底。小心翼翼地从龙背上走了一遭,来到西峰大殿翠云宫,宫殿西侧有一块斧劈状的巨石,正是沉香救三圣母的地方。小时候对沉香救母的故事十分喜爱,记忆中还有一本宝莲灯小画册翻来覆去看过无数遍,自己偷摸摸边看边掉眼泪,不料有一天可以造访心中神话之地,有点不敢亵渎地,慌慌张张走过,又遗憾没多仰视几许,也许正是一个个这样的小遗憾,才构成心底一个个孜孜不倦的景愿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峰的长空栈道是另一处惊心动魄的奇景,栈道仅有一人宽,一侧是千仞石壁,一侧是万丈悬崖。抬头乌鸦盘旋,低头不见谷底,粗长的铜柱铁索交错横悬,却更添几份不寒而栗。栈道起点有一处石洞,上刻单字半人之大的“悬崖勒马”,提醒路人三思而行。不知古来今往,此地见证了多少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少了许多时间细细研读揣摩道旁、脚下、石壁之上文人骚客留下的寥寥词句,少了机会重温古人的飘零、失意、赞叹、豪情。若有机缘再访,定去吹那寒冬刮不完的冷风,去抚摸那化不尽的白雪,去听粗壮的树干深埋巨石里的呼吸……也许正是眼前的嶙峋直白与脑海中柔情执念的反差,制造出华山独特的浪漫,在许多厚重、沉稳、沧桑的险峻下,庆幸每个亲历的一念之间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沉香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