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香屑

寻一只绿锈斑斓的铜香炉
燃一支红尘缭绕的沉香炷
喜怒哀乐沉浮 且允慢讲一出

别只在心里见到他

文/白蘇子

       大概是一个多月前,知道了有一位年长者身患重症,今天再一次听到关于这位长者的消息,已是时过境迁——病故了。虽是连姓名样貌全不知道,终究绕了十万个圈,也有沉默的哀悼。

       平淡或轰轰烈烈,怎么样过都只有这一生。用一生中清醒的时间来避免伤痛的人,却往往与磨难深深结缘。避免他人恶意的主动伤害也许并不是最难的,来自外在的危险多么容易辨别与防卫;避免自己伤害自己,却是一件怎么也无法清澈的事。有些人从来不说后悔,是因认清了后悔是一个幌子,从来没有人真的有机会来好好后悔一次。后悔后的作为最多是卷土重来,更多的是可怜的无济于事的弥补。不会后悔的人并非真的勇敢,更多的是无奈背后的隐忍——发生了不再追忆扼腕,时日不待,也只朝前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正熟的瓜一定要摘下来品尝,到时间的话一定要亲口讲。语言像一杯沏好的茶,你若不双手及时奉上,要么人已去,要么茶已凉。

       相处一定是双向的,这亦是单恋终究为自恋的原因。没有传达的交流是闭路在自己心里的电流,只能供自己取暖,而无法让他人感知。《道士下山》里两个一起修行的道士,兄弟情深,其中之一临死未见得挚友,久久不甘就此断气。一位方丈对他讲:你在心里真的没有见到他吗?于是道士出现幻觉,终于心安离去。我不喜欢这段情节,觉得残忍无比,方丈不懂感情是相互的事,留下尚且活在人事的另一方,等于是一个余生的纠缠,换得了另一个归于虚无的解脱。若要计算起来,送走一个执念,又平添一份挂念,正负相抵,方丈无罪更无功,超脱得无情。

       应该为自己的真心而执着,想见就是想见,不甘便是不甘,可痴嗔之人始终居多,无法跳出本我与小我的框架,去一探内心的究竟,或是受着这样那样的束缚,不敢接受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突破的念头。会异于他人,会挫折失败,会受人鄙薄,会招致流言,所有的所谓经验打消了本心,微弱的光亮被外界的刺眼包围,好似消失了一般。渐渐地,被打磨成一张路人的脸,平稳、安逸,却再也无磅礴的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   平静自有她细水长流的闲适与淡然,无可非议。但若心中还有一丝未实现的执念,还有一块想踏上的土地,还有一座想攀上的山顶,还有一句想说的话,还有一个想见的人,趁着清醒的冲动,就在此生完成吧。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沉香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