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香屑

寻一只绿锈斑斓的铜香炉
燃一支红尘缭绕的沉香炷
喜怒哀乐沉浮 且允慢讲一出

行走于蓝

文/白蘇子

       清明过矣,却没有如往年、如意料的缠绵细雨。

       以前的清明雨,坠坠落落沁入肌理,惹人优柔愁肠断。未料及,只落了几滴的清明雨,却更愁人。

       就好似是盼着缠绵细雨降临,创造一个断肠的机遇。惆怅的心情已经酝酿了八九分,却兀自空等一场,活生生卡在忧郁边缘,好不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好不易遇见小雨,趁机把清明时累积的沉寂与惆怅尽数抖落,任凭雨水冲入尘泥,一一掩埋。

       每逢细雨遮暮,总爱捧出余光中的文来嘬一口,看一小段,像过瘾:

       “听听,那冷雨。看看,那冷雨。嗅嗅闻闻,那冷雨,舔舔吧,那冷雨。雨在他的伞上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,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海峡的船上,清明这季雨。雨是女性,应该最富于感性。雨气空而迷幻,细细嗅嗅,清清爽爽新新,有一点点薄荷的香味,浓的时候,竟发出草和树林之后特有的淡淡土腥气,也许那竟是蚯蚓的蜗牛的腥气吧,毕竟是惊蛰了啊。也许地上的地下的生命也许古中国层层叠叠的记忆皆蠢蠢而蠕,也许是植物的潜意识和梦紧,那腥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每读一次,雨神的指尖都在心弦上撩拨一遍,从不过于激昂,也非不着痕迹,总有怅然若失,却也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总觉得雨是蓝色的,细细嗅嗅清清爽爽的蓝色。

       当雨滴笼罩之时,一朵伞可以撑开周遭的人、物、事,躲在隔空架起的透明空气里,听植物在沐浴、在张开朱唇大口呼吸,喷洒出的清新混着大地的芬香,沁入空气,沁入你。

       冲刷一切寻常杂念,抛却三千烦恼丝,在雨中可以有此情怀。因此,执着于此番蓝色的幻境。

       偶尔也有同行者相伴而行,在这细细嗅嗅清清爽爽的雨天。而人不是总有、总需要同行,更何况雨天,只有茕茕独身,才能看见雨神涂抹在天际的蓝,独特的蓝,作为独行者的奖励。

       横渡一个人的雨天,把玩一个人的尘烟,回味一个人的时间,享受一个人的排遣。

       我思,我虑,我执,我念。

       行走于蓝色的天幕与地界之间,你会不会也有,采撷星月尘埃的梵想,踏尽夏花秋叶的欲念。

评论

© 沉香屑 | Powered by LOFTER